5068儿童新闻中心

改变教学方式从小学开始(2)

fby 2014-11-19 15:36:44 手机版

  一项调查显示,财富500强企业认为最有价值的技能,在1970年,排在前四位的分别是写作、计算、阅读、口头表达;到了1999年情况发生了显著变化,团队合作、问题解决、人际交往、口头表达等技能占据了前四位。这凸显了改变基于教材的学习的必要性。

  但这谈何容易?“对记忆的过分强调、对标准答案的过分重视、对分数的斤斤计较,仍然是教育中的铜墙铁壁。”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杨银付在会上说。他还引用了一篇网络段子讽刺那种作业重压下的教育现状:“举头望明月,低头做作业。少壮不努力,老大做作业。君子坦荡荡,小人做作业。商女不知亡国恨,一天到晚做作业。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做作业。垂死病中惊坐起,今天还没做作业。人生自古谁无死,来生继续做作业。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还在做作业……”

  在素以考试高分闻名的中关村三小,要推行基于项目的学习,刘可钦也面临这种挑战。“老师们担心我太不看重分数,我担心他们太看重分数,脑子里只有教材和教案。”她说,三小不要争分数上的第一,哪怕是前20名都能接受。她曾以数学的某次检测为例说服大家:海淀区各学校的平均分都是95分,“三小即使是第一名,又有何意义?”只要能培养出善良、进取、真诚、充满活力的学生,刘可钦允许分数排名上的下降。

  三小的赵宁与其他六位老师带着三个年级的140多名学生,一起完成了“滚动的车轮”、“剪刀下的桥”、“废物利用创意无限”等项目,她发现孩子们在不断的争吵中学会了妥协与合作,并且萌生了很多想法。“学生最好的老师就是学生。这句话我以前不那么认为,但现在相信了。”她说,还有家长向她表示:原来管孩子太多了,现在一定要放手,让他们自己去体验。

  “基于项目的学习最重要的,是同伴间的学习以及对于真实问题的学习。”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教授梁国立说,这种真实性要和学生的生活、生命有关。他也发现,在桥项目的实践中,30所学校可能造出了几百座桥,但不少学校并没有和课程相结合,成了一种娱乐。好在“所有的学校都在正确的路上走”。

  “世界正发生令人难以置信的变化,要鼓励学校进行变革,改变以往向学生灌输知识的模式。”斯坦福大学教授安·利伯曼说,教育已不是闭门造车的工作,对教师而言,需要职业共同体,需要敏感度、关心学生的整个发展,去创造知识而不是仅仅使用已有的知识,“这是巨大的挑战也是巨大的支持,在此过程中会促使教师成为领导者”。

  参加第二届小学教育国际会议的几十名中外校长,还在巴蜀小学一间古色古香的小会议室交流了对未来学校的认识,双方的看法差异并不大,对“基于项目的学习”和信息技术的运用达成了共识。他们认为,未来的学校,师生之间应更好更多地合作,整合课程内容,提供高层次思维的学习,学会批判性思考,而不是简单地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