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I ļʱ
SSI ļʱ
SSI ļʱ

不要逼内向的孩子转变性格

若馨 2017-03-25 15:17:08 手机版

  我从小就很内向,内向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遇到的事,我大概一件也不少。念幼儿园时同学摘下对折的叶子打开来找里面的虫,我跟在旁边摘了片正常的叶子自己对折, 假装自己是他们的一分子。

  小学睡觉时被同学捉弄,初中被恶霸同学堵在教室后门,不淮离开教室。亲友聚会时,内向的孩子总是最难融入同龄的孩 子,也最不容易讨长辈的欢心。我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即使是自己的亲朋好友。

  现在身为心理学家的我,回顾自己的成长过程,我明白内向的孩子的确需要协助。但我也明白,我们真正需要的却往往不是长辈们想的。我可以清楚告诉你,内向的孩子不需要什么,又需要什么。

  我们需要的不是变得活泼,而是肯定自我。因为内向,我们少了很多与这个世界的互动机会,很多时候我们收不到足以帮助自己、肯定自我的讯息。此时长辈们再期待孩子变活泼,只是在已经呼吸困难的孩子脸上再压上一个大枕头。

  我们需要的不是被改变,而是被理解。因为内向,我们不太表达自己。了解我们的人并不多,这常常让我们感到寂寞与孤独。如果连在身边长期观察的父母、师长对孩子都没有足够的了解,又能改变什么?你不理解我,凭什么要我改变?

  我们需要的不是性格的转变,而是让我们克服害羞、交到朋友的社交技巧。因为内向,我们不容易交到朋友。但性格是「自我」的核心,要改变它是不切实际的。我们还是有社交需求,但满足社交需求并不需要改变性格,我们需要的是能够克服害羞交到朋友的社交技巧。

  不要担心内向的孩子进入社会会遇到挫折。生命总会找到出路,如果智力正常,再加上长大了也成熟了,内向的人总会找到适应的方式。老实说,内向的人一辈子受过最多的伤害往往来自亲近的师长与同侪嫌恶的眼光,或要求改变的期待。

  说说我的故事吧,我在一九八八年上大学,遇到最大的挑战就是上台读报告。平常跟同学说话都很困难了,更不用说是站上讲台。但既然躲不掉,就想办法克服。

  从口语表达到肢体语言,我花了比别人多几十倍的时间练习。我连眼神接触这种一般人做起来自然的事都是慢慢练出来的:仔细计算要看哪里看多久,然后淮确执行出来。

  念大学时我一开始当然不是特别喜欢站上讲台,但没多久就发现好处:那让我可以对沟通过程有最高程度的掌控,并在短时间内被最多人了解。那帮助我肯定自我,克服害羞,交到朋友。如此,我也得以将大部分的社交需求与压力从日常生活移除。

  我就这样磨了二十几年的简报与教学技巧,到今天我已经有非常强的分享能力。很少人有比我更多的演讲与讲课经验,不论是从主题或听众的异质性来看。

  最后,有一点我要强调:我的内向个性完全没有改变。离开了讲台,社交活动还是会为我带来显著的压力,与陌生人眼神接触也总是让我觉得困窘与困难。如果我说我在讲台或舞台上比在台下自在,你一定很难想像。但那就是我的适应方式。

  记住,生命总会找到出路,内向的人总会找到适应的方式。内向的孩子需要的不是变得活泼,而是肯定自我;不是被改变,而是被理解;不是性格的转变,而是找到合适的社交技巧。

    SSI ļʱ
    更多>>看了这篇文章的同学还看了
    SSI ļʱ
    SSI ļʱ
    SSI ļʱ
    SSI ļʱ
    SSI ļʱ
    SSI ļ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