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8儿童新闻中心

怎样的教育让6岁裸跑弟摆脱脑部疾病

fby 2014-11-28 09:15:09 手机版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这样一件事在2012年2月7日,三岁的多多在纽约零下13度的雪天中被父亲训练祼跑,当时的质疑以及辱骂曾经一度让这段视频迅速在网络走红。也是在那个时候我们认识了这个"裸跑弟"多多,今时今日多多又以最小年龄穿越罗布泊一事再度成为大家的焦点。也就是在这时大家才知道原来多多是出生时患有脑部疾病的早产儿,想必这个时候大家才理解为什么多多3岁雪地祼跑,4岁登驾帆船,5岁开飞机……

  多多的家庭是以怎样的教育方式在引导多多自立自强,不输给病痛的折磨,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多多我为你骄傲,你的事迹会激励和你一样孩子的家庭,让每一个家庭都不放弃这样的孩子,用实际行动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6岁多多面对生活的顽强故事吧!

怎样的教育让6岁裸跑弟摆脱脑部疾病

  罗布泊归来

  2014年11月15日,南京理工大学附属小学5年级教室里,一群男孩围住多多,七嘴八舌地问起罗布泊的故事,“‘萝卜坡’是什么,是不是那里全是萝卜?”“听说你们遇到了狼?”“沙漠里热吗?”6岁的多多腼腆地坐在一群大孩子中间,用孩子的思路整理自己的语言,把罗布泊的见闻讲给周围十几岁的大孩子。孩子们一边问,一边转着眼睛,各自想象着多多口中陷进沙漠里的车轮,被手电筒吓跑的孤狼,能救命的芦苇根,漂浮在地平线上的海市蜃楼和在戈壁滩里走失的彭加木……

  教室窗外,多多的爸爸何烈胜饶有兴趣地听着。罗布泊之行像之前种种多多做过的惊天动地的事件一样,是何烈胜为多多精心设计的“实践课程”,包括极端艰苦的生存环境,和汇集大量知识的大自然。

  9月22日,何烈胜在网上发布了一条征集罗布泊穿越的小伙伴的微博,这个计划了两年的徒步行正式提上了日程。10月10日,多多、堂哥、爸爸,以及2个网络征集的家庭、向导和一些媒体记者,一行5辆车组成的队伍,踏上了去往罗布泊的行程,历时10天穿越罗布泊3000余公里,其中步行超过100公里。途中成员们经历了掉队、遇狼、缺乏补给等多种突发事件和困难之后,最终成功完成了预定目标。

  “很多事在计划之外,但我们做了充足的准备”,回顾一路上的过往,何胜烈笑到“食物、药品、向导、卫星电话……需要的一切我们都有准备。我们是探险不是冒险,一切都要安全地进行。”

  回到南京后,多多有很多罗布泊的回忆,但像打游戏过了关一样,现在多多满脑子想的都是下一个目标,他希望爸爸带他去南极点。

  鹰爸与鹰妈

  多多的爸爸何胜烈,是一个较为成功的企业家,正因如此,生活富足的他可以相对轻松地为儿子设定和完成一些梦想。而何烈胜更为人所知的是他的另一个身份——“鹰爸”。

  “鹰爸”的称呼来自于一个记者对何烈胜教子方式的总结。老鹰培养小鹰,会把小鹰赶到悬崖边,将小鹰狠心扔下,让小鹰在最危险的关头激发自己的潜能,学会飞翔。何烈胜很喜欢这个总结,甚至让儿子也叫自己鹰爸。自己的教育也叫做“鹰式教育”。

  接触过鹰爸的人对他最直观的印象只有一个字——狠,随和的

  谈吐背后是严谨的的原则。“我认为父母之爱是一种远离之爱,要学会放手。”训练多多雪地裸跑的视频曝光之后,鹰爸遭到了来自家庭和社会的指责,“没人性”是贴到鹰爸身上最多的标签。其实雪地祼跑对于从小接受冷水浴、长距离步行锻炼的多多来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反而是平时的训练让多多更难忍受。但在鹰爸的眼里,有了科学的依据,温度不要过低、运动时长在一定的限度里,这些训练都是合理的,是对孩子意志体能的培养。这些他在医师那里提前进行了咨询。“我40岁才有这个儿子,我也是心疼他的。”

  “每次冷水浴,多多尖叫,我就觉得太痛苦了。”“鹰妈”何龙会是不能忍的,在对儿子的培养方法上,她没少与鹰爸吵架,但吵来吵去也没有结果。

  在家里的墙壁上,钉着很多A4纸打印的计划表、进度表,规定着家里两个孩子——多多和2岁半的妹妹涵涵的学习日程,周一到周五满满当当。此外还有一张任务明确的分工表,“鹰爸”、“鹰妈”、私人教师、保姆阿姨的每日任务都列在其中。“鹰爸”是各类学习计划的总监、并负责带多多和涵涵晨练;“鹰妈”负责对孩子各项计划的监督,但面对这些令多多超负荷运转的计划,何龙会一直下不去手。

  最早时候,多多1岁零4个月大,刚刚会走,他的任务是一天走3公里。何龙会于心不忍,把3公里减成1公里,又把1公里减成500米,但如被鹰爸发现,后面对多多的惩罚就会更加严厉。

  现在6岁的多多在家学习语数外主课,跟5年级一块考试。为了坚持鹰爸超前学习的理念,还在不断地提速,加上筹备机器人大赛的课程,周一到周五每天学习安排到晚上八九点,周六半天补习

  周天参加“小领袖训练营”全天课程,一周只有周六下午可以轻松地看电视找伙伴玩。

  一向应对记者颇为自如的多多,在周六下午显得十分不在状态,反复沟通后,才低声坏笑地说,能不能等到周一上课时间采访,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多多才开心地坐在电视前全情投入地看起动画片。

  每遇这种情形,何龙会都显得十分心疼。虽然鹰爸鹰妈做了很多努力,但一直处在超前学习状态的多多鲜少有同龄朋友,多多也常常很自觉地表示说自己和同龄的孩子不同,有学习任务。

  这让何龙会更加迷茫——这对多多来说是不是一个合理的童年生活?

  在“鹰爸”的“鹰式教育观"里,何龙会是理念是“羊式”的,是不可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