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8儿童新闻中心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学生成绩变差家长应理性对待

来源: 未知 发表时间:2016-11-29 16:12:55 进入儿童新闻中心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可见环境对人的影响是很大的,但是不管任何事情都与其有直接联系吗?那也未必,所以在对待具体问题的时候,还需要辩证的对待,不能以偏概全。就拿学生成绩变差来说,很多家长认为就是验证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你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学生成绩变差家长应理性对待

  总记得小时候妈妈说:“别和成绩差的同学玩,不然你成绩也会下滑的。”成绩差的同学来找上门,妈妈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成绩好的同学找上门,妈妈会说:“你多带着我们家宝贝好好学习,一块去玩去吧!”现在也有很多家长都希望老师安排自己家的宝贝和成绩好的同学做同桌,反对自家的宝贝跟成绩差的同学玩一块。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上周末,笔者去拜访一位好友。碰巧她老公在教孩子写作业,写完作业,孩子要求去找同一小区的小月(化名)玩,只听见她老公严厉地批评了孩子:“小月成绩这么差,你一天到晚跟小月玩一块,你看看你这次期中考试的成绩。就不能像学习成绩好的同学学习学习吗?别整天跟一些成绩差的同学玩一块儿。”

  经过爸爸的一顿训斥,孩子没有去找小月玩,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回房间了。其实很多家长都和这位爸爸一样,不喜欢自己的孩子跟差等生玩耍,希望自己的孩子跟优等生一起玩耍,还美其名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有多少孩子从小是听着这样的教导成长的,这些教导听得多了,他们也若有所思的表示赞同,再继续这么教育他们的下一代。

  在这一点上,很多家长都认为和优秀的人多接触会给孩子的成长带来一定的好处,和不好的人接触只会把孩子拉下水。她建议孩子暂时不要小月一起玩耍,等考完试再说。

  笔者也走访了身边的宝妈、宝爸们,他们表示小时候爸妈也跟他们说过类似的话,出于对孩子健康成长的考虑,还是希望孩子能跟成绩好的同学玩耍,希望成绩好的同学可以对他产生一定的正面效应。生活中,我们常常抱怨,工作以后越来越难交到真心的朋友,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功利,就不能用心相处吗?在孩子的交友问题上,家长们却用上了自己最看不惯的“功利心”。

  学生成绩变差,家长应理性对待

  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是这么想的。女儿正在上小学三年级的张爸爸说:“如果说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跟比自己成绩好的同学玩,那成绩普通的孩子岂不是没有玩伴儿了。或许成绩差的同学会把同伴带偏,分散你的学习注意力,但是主要是你自己是否能合理安排学习和娱乐的时间,学习态度端正,不受其他因素影响。”

  张爸爸的女儿正在读小学三年级,她的成绩优异,在班里一直都是名列前茅。在班里也乐于助人,经常帮助成绩差的补习功课。这次张爸爸的女儿期中考试的成绩却不是很理想,但是张爸爸也没有批评她,而是陪女儿一起研究错题,了解自己这段时间的学习问题出在哪里。李妈妈也赞同张爸爸的观点。“与乐于助人的人同行,你也会享受帮助的快乐;和善良单纯的人交往,你也会对世界保持天真纯洁。和谁做朋友,重要的是气场一致,相互学习,而不是分数一致。在我们告诉孩子什么人可以来往时,重要的是品行,而不是成绩。分数只代表成绩的好坏,却代表不了品行的高低。并且,只要孩子是好的,成绩不好总有方法解决。”她说。

  当然,并不是所有家长都能像张爸爸、李妈妈这么理性对待孩子成绩下滑的问题。“我考试成绩不好的时候特别害怕回家,因为爸妈会打我。这个时候我很讨厌他们。”今年10岁的小宋在笔者走访时说出了心里话,“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够,成绩不好自己也很难过,我希望他们理解我的心情,对我能温柔一些。”

  孩子的成绩好坏与品行无关

  徐老师班里有一个孩子名字叫小明(化名),父母是平时工作比较忙,没有时间管孩子的学习问题,以至于小明的成绩在班里一直都是倒数的,是大家眼中的差生。他经常上课迟到、旷课、参与打架。

  因为父母工作实在太忙,家里爷爷奶奶没办法帮助孩子完成家庭作业,父母特意放学之后请老师看管,希望老师能帮助自己的孩子拉回正轨。一开始,徐老师以为小明是个性情暴戾的问题学生,经过几天时间的接触,发现小明的品行并不坏。徐老师发现有好的试卷、习题册都会买来送给小明,希望对他的成绩有所帮助,但是这孩子说:“无功不受禄,这些试卷、习题册的钱是一定要给您的。”

  有一次,徐老师身体不太舒服,但已经约好了和小张的上课时间。这期间,徐老师硬撑着照常授课。孩子察觉到了异样。“坚决不让我继续上课,并且承诺他会自觉完成今天的作业。后来这孩子还让他父母,打电话过来,让我好好休息。那一刻,真觉得无比温暖,小张可不就是个小暖男呢!”张老师说。所以说一个人的品行和成绩真的没半点关系。成绩不好原因有很多种,可能是因为先天智商、后天的学习方法,一个孩子成绩差,只能说他没有熟悉掌握应试的能力,但这绝不能和他的品行挂钩。徐老师还说:“我当老师这么多年,孩子们都是可爱的,并不能简单地用差等生和优等生来划分。”